這看起來像黑糖糕

此人很懶,什麼都沒有留下

玄武洞

枍桁/云梦一只帆:

温晁看着属下与这两人撕斗,啐道:“这种人,真是该杀。”


    一旁传来一个笑嘻嘻的声音:“是啊,这种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


    闻言,温晁猛地回头:“你说什么?”


    魏无羡讶然道:“你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好的。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可听得清楚?”


温逐流听到这句,若有所思,看了一眼魏无羡。温晁暴怒道:“你竟敢说这种狗屁不通、大逆不道的狂言妄语!”


    魏无羡先是“噗”的一弯嘴角,随即,爆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他抚着江澄的肩,边笑得透不过气来,边道:“狗屁不通?大逆不道?我看你才是吧!温晁,你知道刚才这句话,是谁说的吗?肯定不知道吧,我告诉你好了。这正是你本家开宗立祖的大大大名士温卯说的。你竟然敢骂你老祖宗的名言狗屁不通、大逆不道?骂得好,好极了!哈哈哈哈哈哈……”


温晁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魏无羡又道:“对了,辱骂温门名士是什么罪名?该怎么罚?我记得是格杀勿论,是吧?嗯,很好,你可以去死了。”


而魏无羡故意激他,就是在等这怒极失控的一刻。他嘴边笑容不减,出手如电,瞬息之间便夺剑反杀、一举将温晁制住!


    他一手擒着温晁,几个起落,跃到深潭之上的一座石岛上,拉出距离,另一手将温晁的剑抵在他脖子上,警告道:“都别动,再动当心我给你们温公子放放血!”


这是魏无羡在屠戮玄武是做的


1.引温晁骂温卯


2.大肆嘲笑,表示赞同,直言骂的好


3.直言叫温晁去死


4.劫持温晁,要给他放血


但是他已知什么呢?



岐山温氏提出的这个要求,是无法拒绝的。无数前例为证,如果有哪个家族胆敢违抗他们的命令,就会被扣上“仙门逆乱”、“百家之害”等等奇怪的罪名,并以此为由,将之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歼灭。


明知他索剑是不怀好意,可是如今岐山温氏如日中天,各家都如履薄冰,不敢稍有反抗,生怕一惹他不满,就会被扣上什么罪名累及全族,只得忍气吞声。


  


    那名门生道:“可以这么说。也可以说是……蓝家自己烧的。温家的长子温旭去了一趟姑苏,不知给蓝氏家主定了个什么罪名,逼姑苏蓝氏的人,动手烧自己仙府!美其名曰清理门户、焕然重生。大半个云深不知处和山林都被烧了,百年仙境,就这么被毁了。蓝家家主重伤,生死未知。唉……”


    


那么我就一个问题,他居心何在?


居心何在?


不要跟我说没有魏无羡江家也会被灭门,我就问问他明知温家已经灭了不少小门派,蓝家这样的大世家也动了手,为什么还要用挑衅的方式救人?


有人说他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


  江澄按住了魏无羡,魏无羡低声道:“你按我干什么?”


    江澄哼道:“怕你乱来。”


魏无羡道:“你想多了。虽然这个人又油腻又恶心,但我就算要揍他,也不会挑选这个时候给咱们家添乱子。放心吧。



给咱家添乱子,他不是知道会惹了温家会出事吗?


温晁指着他们,道:“这是要造反了?我警告你们,我容忍你们很久了。现在立刻自己动手,把这丫头给我绑了吊起来!否则你们两家带过来的人都不用回去了!”


    金子轩哼哼冷笑,并不挪动。蓝忘机也是恍若未闻,静如入定


    一旁有一名姑苏蓝氏的门生,听着温晁的威胁之词,一直在微微发抖,此时终于忍不住,冲了上来,抓住绵绵,准备动手绑她。蓝忘机眉峰一凛,一掌拍出,将他击到一边。


    虽然他一句话也没说,可俯视那名门生的神情,不怒自威:姑苏蓝氏有你这种门生,当真可耻!


    魏无羡对江澄低声道:“哎,蓝湛那个性子,要糟。



他要是不觉得温家牛逼为什么会觉得救人的蓝湛要遭?注意,蓝湛只是挡着不让温家的人抓绵绵,打的也是苏涉不是温家人。这样的行为他知道要遭?那他自己做了什么?



虞夫人冷笑道:“你是明白,但光是明白也没什么用。这个魏婴,真是一天不惹事浑身就不痛快!早知道还不如就叫他老实待在莲花坞禁止出门。温晁难道还真的敢把姑苏蓝氏和兰陵金氏的两个小公子怎么样?就算敢怎么样,那也是他们运气不好,轮得到你去逞英雄?”


    在江枫眠面前,魏无羡总要给他夫人一些面子,一句也不顶,心道:“不敢把他们怎么样?那可不一定。温晁就没什么不敢做的。”



回到家后,他并不觉得温晁不会对蓝湛他们怎么样,他说温晁有什么不敢做的?


那他挑衅劫持温晁,引温晁骂温卯,直言温卯其名,直言叫温晁去死


他知道温家什么样?温晁怎么样?为什么还要那么做?为什么不说出来大家早做准备?




不说江家灭门客观因素,我只问魏无羡所做所为是何居心???

评论

热度(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