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看起來像黑糖糕

此人很懶,什麼都沒有留下

鬼不-世事無常(1)

*幼兒園文筆
*不要挑我錯字
*吸血鬼、異能等等架空
*鬼不    鬼不    鬼不      很重要,說三遍
*OOC

「嗨!鬼道!這邊~」圓堂的對著自大學畢業後,就繼承了家業變的忙碌起來,基本上很少有時間可以約出來見面的老朋友鬼道有人揮舉著雙手,高興的叫著

「圓堂,好久不見了,你還是老樣子呢」看見圓堂後鬼道連忙走向圓堂他,並成功制止了這個總是充滿活力的朋友繼續朝向大叫的舉動,畢竟...路人都看著呢

「鬼道,你今天約我出來有什麼是嗎?」鬼道今天約他出來並不是約在平常大家常聚的雷雷軒而是以前常常一起踢球的河邊球場

「圓堂,我記得你說過你跟不動是同一間小學的對吧」

「對啊,怎麼了?」

「我想問你....你對不動知道的有多少?」

「我跟不動其實稱不上認識,只說過幾次話還一起踢過幾次足球而已,一開始是小冬拉著他來的,還有就是成績不錯頭腦好使在班上沒見他跟誰比較要好...除了小冬,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小野?你的那個青梅竹馬?」小野冬花?她跟不動有什麼關係?

「是啊!他們後來國、高中都讀同一間呢,要不是聽冬花她親口否認我都以為他們在交往呢!」

「.......」鬼道只知道圓堂的爺爺圓堂大介跟小野冬花的父母跟他同樣是"這一邊"的人,難道小野冬花也是?那不動也很有可能是了,重點是不動究竟是敵是友?看來得去會會小野冬花了....

「鬼道...鬼道!鬼道!在想什麼呢?叫了你好幾遍」

「啊...抱歉,剛剛在想些事情分神了,對了圓堂,妳跟小野現在還有聯絡嗎?」

「有是有....不動他怎麼了嗎?」

「怎麼突然這麼問?」

「因為....你跟他不是在....在....啊!我也是聽說的,所以不是很確定...哈哈」

「是豪炎寺跟你說的嗎?」

「不不不!不是不是.....是我有一次去豪炎寺的診所的時候偶然聽到了豪炎寺跟小冬的對話,對,對!沒錯!絕對不是豪炎寺他主動告訴我的」

「這樣啊.....」豪炎寺修也你這個大嘴巴!不要以為你連藉口都幫圓堂編好了我就不知道是你主動告訴他的!圓堂說謊時的結巴加上眼神飄移是騙不了我鬼道有人的!我鬼道有人發誓!以後再也不會告訴豪炎寺任何秘密!絕不!

「鬼道...雖然我這個外人說什麼都是風涼話,但是啊,如果是有什麼誤會的話還是當面好好的把話說清楚才行啊,要是就此錯過了,連後悔的機會都沒了....」

「圓堂....已經三年了,你還是放不下風丸的事嗎?更何況這根本不是你的錯....」

「可是!我還是...我還是無法原諒我自己!當時如果不是我自己粗心,風丸也不會為了救我而被車撞死」

「好了...圓堂,如果哪天風丸回來看你這樣哭哭啼啼的一定會很傷心的」

「我知道啊....可是....可是,你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吧」

「好吧,佐久間也差不多該找我了,那麼我回去了,圓堂你也快回去吧!」

「恩,掰掰,下次見」

「下次見」

*圓堂、冬花、不動三人讀同一間小學
*冬花父母沒死,冬花姓小野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