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看起來像黑糖糕

此人很懶,什麼都沒有留下

鬼不-世事無常(3)

*幼兒園文筆
*不要挑我錯字
*吸血鬼、異能等等架空
*鬼不    鬼不    鬼不      很重要,說三遍
*OOC
*私設一堆
*大概是虎豪,不過應該是翻外才會寫到

讓我們把時間切會到鬼道見過圓堂後的當晚

「鬼道你回來了,有問到什麼嗎?」佐久間看著剛回公司的鬼道問到

「是知道了一個線索,但基本上還是一無所獲」

「什麼線索?」

「小野冬花,圓堂說明王他從小學起就跟小野關係很好」

「不管怎麼樣,總之你今天就先早點休息吧,這個月以來你的臉色一天比一天差...明天就去拜訪她如何?」

「就這樣吧,晚安」

「晚安」

翌日

冬花與他們約在了豪炎寺的動物診所,要問為什麼約在這?因為冬花的職業是醫生所以比較忙,再加上冬花家養貓最近生病了所以就約在這裡見面了,剛好還可以讓鬼道與豪炎寺敘敘舊

鬼道與佐久間到達診所後推開們就看見冬花正坐在等待室的椅子上手上正在擼貓,冬花見他們來到抬起了頭向他們打了聲招呼但並沒有停止手中的動作    √日常擼貓(1/1)

「您好啊,鬼道先生、佐久間先生」冬花瞇起眼睛笑道顯然心情極好,也許是因為懷中那隻貓的關係

「您好啊,小野小姐」鬼道在冬花旁邊的椅子做了下來
「您好」佐久間也跟鬼道一同做了下來

「今天找我出來是想知道關於明王的事吧」明王?竟然直接用名字稱號?他們之間這麼親暱?再加上這般肯定的語氣,就是掐準了鬼道對不動的的瞭解很少,簡直氣死人

「不動他被志工發現的時候是被遺棄在一間孤兒院的門口,因為包著他的毛巾上繡著不動明王的字樣所以就叫這個名字了」冬花有些無奈的笑道

『還真是隨便呢』鬼道想了想,難怪不動從不提及自己的過去即便是鬼道問起也不太想說所以鬼到對不動瞭解甚少,只知道不動從小就是孤兒從16歲開始有能力打工後就一直是一個人住,還有獎學金對他來說很重要別跟他搶

「我跟不動第一次相遇是在剛上小學沒多久某天放學,我牽著母親的手走在回家的途中經過某條小巷子時突然傳來了貓叫聲,由於家裡原本就有養貓而我也很喜歡貓於是我就任性的拉著母親陪我一起進去了小巷子看看,走進向子後就看到一個小男孩蹲在一個紙箱前看著紙箱裡的幾隻小貓,手裡還拿著應該是在便利商店買的貓飼料,母親看了一眼紙箱裡的小貓發現那些小貓毛都沒長齊呢應該連奶都沒斷所以飼料的話是吃不了的吧,明王一聽便低下頭沮喪的嘆了口器說『啊...吃不了嗎?』我見他好像快哭出來的樣子....」

「喵!」就在冬花說得正起勁的時候懷裡的貓突然叫了一聲

「怎麼了?是餓了還是累了?不好意思我先帶他回去休息好了」冬花抱著貓站了起來

就在這是診療室的門被打開了,走出來的是虎丸

「冬花姐,修也說該讓あき?!あ啊啊啊.....鬼道先生和佐久間先生你們來啦阿哈哈哈」虎丸打了聲招呼看起來有些慌亂,與其說慌亂應該用心虛比較適合

「我正想送他回去呢,既然虎丸來了那就交給虎丸吧」說完便將手上的貓交給了虎丸,虎丸接過貓後貓看了虎丸一眼又看向了那三人的方向後就把頭轉向門的方向在虎丸懷裡趴了下來,虎丸見狀便伸手開門準備回去,但在臨走前猶豫了一下便對冬花說道

「冬花姐這時間妳在不走沒問題嗎?」

「啊!都已經這個時間了?鬼道先生抱歉,我必須先回醫院了,明王的事下次等我休假在慢慢聊吧,啊對了,鬼道先生你還沒吃午飯吧?我看你臉色不太好這個給你吧」冬花看了眼手腕上的錶後拿起放在腿邊的包包從裡面拿出一瓶番茄汁給鬼道並跟鬼道和佐久間道了歉就推開診所大門走了,而在一旁的虎丸見狀也跟兩人點了點頭就抱著貓趕緊溜進了門內

「佐久間,大概是我太想明王了....我剛剛看那隻貓的眼神很像.....明王」鬼道看了看手中那瓶番茄汁又轉頭看了佐久間

「我也......」

「不會吧?!」

就在此時診療室的門再度被打開,這次走出來的是豪炎寺,豪炎寺看見他們兩個後表示現在是他的休息時間要不要一起去吃飯,可以順便聊聊

猜猜番茄汁裡有沒有下藥?

希望虎丸會在天秤裡出現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