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看起來像黑糖糕

此人很懶,什麼都沒有留下

鬼不-世事無常(5)

混更!!!

*幼兒園文筆
*不要挑我錯字
*吸血鬼、異能等等架空
*鬼不    鬼不    鬼不      很重要,說三遍
*OOC
*私設一堆

那日在豪炎寺開的診所與小野會面後的隔天早上就接到久遠部長的電話,通話內容為:客套的寒暄幾句→久: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談談→鬼道看著寫好寫滿的行程表想著怎麼從行程中壓榨出時間來→久:是關於不動的事→鬼道把行程表往一旁隨便一丟,丟在了一臉茫然的佐久間腳邊→鬼:中午方便嗎
於是佐久間就看著鬼道突然站了起來說有急事要出門一趟,連聲去哪都來不及問人就跑不見了

鬼道以最快的速度到達驅魔師公會的日本分部,上了樓原本打算直接打開久遠道也辦公室的門但瞬間理智告訴他這樣很失禮,於是鬼道把原本已經握在門把上的手放開改而往門敲了敲

叩叩叩-敲門聲想起

「請進」

「失禮了」

「來了啊鬼道,比我預計的還要快呢...你不是開車來的吧?」座在休息用沙發上的久遠抬起左手看了一眼手上的錶後便繼續摸著腿上趴著的貓而另一隻手則是貓用頭壓著(與其說是被壓著不如說是特地放著給他靠)

「啊,因為開車的的話速度比較慢,而且堵車了也很麻煩」

「這可麻煩了,想讓你帶個東西回去」此時久遠腿上原本趴好好的貓突然耳朵抖了一下然後就像遇到危險般的繃緊了身體,然後就在久遠把手放上去時嚇的整隻跳了起來

「這點不用擔心,我離開前有派人開車過來....沒問題嗎?這裡是七樓啊」被貓的舉動嚇了一跳鬼道看著貓從久遠的腿上跳了下來然後往窗戶方向走去接著就往窗戶外跳了出去後愣了一下

「沒關係的,他經常這麼做」

「虎丸,抓住他!」此時出現在樓下的冬花叫到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痛!痛!明王先生你的指甲!早知道就讓修也把你的指甲剪了」虎丸一邊將貓固定在懷裡一邊看著手上的爪痕抱怨道

「哈啊啊啊-」

「凶什麼?我們這是在幫你,照你的方式來不知要拖道何年何月」冬花揪著貓的腮幫子說著

「好了....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疑問,等他們上來在開始吧」久遠說完便走到窗邊把窗戶關上

被朋友說明明就是很逗的的一個人卻偏要走正劇向...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7)